主页 > 案例展示 > > 正文

剥皮机因何频“咬人” 如何安全操作农民很“朦

2021-03-30 04:46

  据大河报报道:玉米剥皮机咋那么爱“咬”人?记者深入走访发现,爱“咬”人的背后,是一个个令人痛心的“空白”。驻马店市的农机专家们表示,将联合豫南、豫西、豫东的有关农机推广部门,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以期尽快解决问题。

  玉米剥皮机是今秋才开始在我省广大农村逐渐普及的一种小型农业机械。9月21日至10月10日,西平县一家小医院——县第二人民医院郾城骨科分院,收治了110多位手被玉米剥皮机绞伤的农民,该院的医护人员精神快要崩溃了。本报11日A09版以《短短20天,“咬”伤110人玉米剥皮机频惹祸》为题,大篇幅披露了这一令人触目惊心的社会现实。

  11日,记者驱车一连走访了遂平、上蔡、西平三县12个临近公路的小村庄,村村都有断手指的,都是几天前、十几天前被玉米剥皮机“咬”断的。这些村庄,手指被“咬”断的农民,多则五六人,少则一两个。

  当天上午10时许,记者驱车行驶至西平县二郎乡境内时,见一小女孩儿正在路上哭闹。其身旁,一右手打着厚厚纱布和绷带的男子弯腰正在劝哄。

  该男子很不习惯地抬起左臂,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村庄说:“俺叫闫磊,27岁,是前面闫阁三组的;地上哭着不走让抱的,是俺的3岁女儿欣欣,她走累了,可俺的手被玉米剥皮机绞伤了,没法抱。”

  记者用车将这对父女送到家,闫磊下车后,“哇”地大哭起来:“救救俺家吧,俺家被玉米剥皮机害惨了。”

  “俺家5口人,种了11亩玉米;往年掰了玉米棒子,都是用手剥皮,很是麻烦。”闫磊说,9月中旬的一天上午,他跑到二郎乡的集市上,掏1050元买回一台玉米剥皮机。“(9月)21日下午,俺在自家院子里给刚掰下来的玉米棒子剥皮;傍晚时分,玉米剥皮机出料口处被一些玉米苞叶卡在滚筒上面。俺用手去扯,刚碰到叶子手就被剥皮滚筒卷了进去。”

  “是家人急忙关闭柴油机油门后,才将俺的右手拽出,但右手的三个指头(食指、中指、无名指)已被绞成粉碎性骨折。”

  闫磊在住院3天后,强行出院。“因为俺爸的手,(9月)24号下午也被(家里的这台)玉米剥皮机绞了;比俺的伤还严重,右手手背、手面的皮全被绞脱,手指全骨折了;俺强行出院,是要支撑家里这一大摊子事儿。”闫磊说到这儿,嚎啕大哭。

  闫磊的哭声,引来了两位右手同样打着厚厚纱布和绷带的男子。“俺的手,也是掏玉米剥皮机卡在滚筒上面的玉米苞叶时被绞伤的。”64岁的闫满长说,“俺是他(闫磊)大伯,那天(9月24日)下午,手被绞的还有(闫)百顺,(9月)24日下午,俺这个小村庄一连3个人的手被绞伤。”闫满长指了指身旁的一中年男子说。

  记者在闫阁三组这一小村庄走访,发现这个仅有70余户的小村庄,今秋农户家在当地集市上买了5台玉米剥皮机,其中,闫磊、闫满长和闫百顺家的,伤了4人,他们家的玉米剥皮机,机身上均没贴“发生堵塞时,应停机后清理”等字样的警示提示。

  “一旦堵塞该咋办,俺家买的(玉米剥皮机)上面贴有提醒。”50岁村民闫学民说,他家和闫深一家,给玉米脱皮之所以没遭受打断手指这一劫,多亏了机身上贴有这一提醒。

  “今年秋天,给玉米剥皮的机械也有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可都因为不知道咋安全使用,才被打断了手指(甚至是手掌)。”11日,记者在西平县人民医院和驻马店创伤外科医院走访时,断指、断掌的农民哭诉:“机器(玉米剥皮机)上贴巴掌大的一张安全操作提示纸,也许俺们的手就能保住了。”

  因本报昨天(11日)的报道,引来了全国大批媒体云集驻马店采访,各家骨科医院在接受采访时十分谨慎。

  “我们医院,住院玉米脱皮机伤手患者20多个。”西平县人民医院一负责人说,西平县第二人民医院郾城骨科分院是110多个,“我们县的,大概是130多个”。

  “驻马店市市区,不是大面积种植玉米的地方,可我们医院截至11日晚上7时已住院31位被玉米剥皮机‘咬’伤手患者。”驻马店创伤外科医院院长李国喜说,在驻马店,一个县(区)按100个计算,全市9县3区加起来,数字也很吓人。

  “时代在进步,农村机械化在提高,小麦收割,有收割机;玉米脱粒,有脱粒机。有机械能剥玉米棒子的皮,也是时代的进步。”11日,记者在驻马店市遂平、上蔡、西平三县乡镇集市走访时,赶集的村民说,玉米剥皮机,是很受农民欢迎的一种小型农业机械;在豫南,玉米是最大宗的秋作物,种植面积最大。

  记者来到西平县二郎乡集市上走访,见4家卖玉米剥皮机的门店已有3家关门。“他们光卖机械(玉米剥皮机),不给村民说明书,有很多断指、断手的村民来闹,他们不敢开门了。”集上的商户说。

  在二郎乡集市上,仅有集市北头的“胜军三轮农机配件”门店还在开门卖玉米剥皮机。记者走过去查看,见门前摆放的3台玉米剥皮机上贴有“安全作业警示提醒”。

  “是才贴上去的,卖玉米剥皮机很赚钱,怕闹事关门的门店中一家以前是卖卫生纸的。”集市上的众店主说。

  中午时分,记者来到遂平县和兴镇集市上,见一家没有店名的商店,店外摆放有多台农业机械,其中一台是玉米剥皮机。“今年秋天进了300多台河北产的玉米剥皮机,卖得就剩下这一台了。”店主自称姓魏,她说,“这是今年秋天才上市的,卖得很快。”

  记者问她卖出的300多台玉米剥皮机是否有说明书,机身上是否贴有安全操作警示,这位大嫂笑了:“玉米剥皮机,是简单的小玩意儿,一看就会(操作),(买玉米剥皮机的)谁需要那玩意儿。”

  在驻马店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关王庙集市上,记者来到一农机门店前问:“有玉米剥皮机吗?”店主自豪地说:“早就卖光了,明年还要多进。”

  附近的店主笑着解释:今秋,伤人手最多的就是玉米剥皮机,店主只想着挣钱,不给买机械的耐心讲解如何安全操作,很多人因这种机械没了手指和手掌,“可怜呀”!

  “之所以有那么多的农民,手指和手掌被玉米剥皮机夺去,是因为其销售市场太混乱了。”西平县农机推广站谭站长向记者坦言,卖玉米剥皮机的,都是乡镇集市上的门店,都是生产厂家直接送到门店的。“他们的产品是否合格,卖给农民机械时是否告知农民安全操作事项,我们不得而知,我们不敢查,也无法查。”

  谭站长说:“我们只有检查权,没有执法权和查封权;每次如果行动,需要与工商部门、质量技术监督部门一起,联合执法。”

  “我已向上级有关部门打了报告。”谭站长说,再这样不管下去,伤手、伤指的一年比一年多,实在是太可怕了。

  “制止这一可怕现象的继续发展,最重要的是要把买玉米剥皮机的农民列为机手培训对象。”驻马店市农机推广中心的几位农机专家说,这种严峻事态,错在机手培训范围划定上,中央财政和省财政补贴,对各县每年进行机手培训,免费培训的范围只是购买大型拖拉机、秸秆还田机和免耕播种机的机手。

  “玉米剥皮机,是一种今秋才开始普及的小型农业机械,操作具有一定的非安全性,也应划入政府财政补贴的培训范围。”农机专家们说,只要规范了乡镇一级的销售市场,让正规的乡镇农机销售门店销售,给前来买机械的讲清楚安全操作规范;再经过各县区农机推广培训学校的培训,就可最大限度避免玉米剥皮机伤人事件的再次发生。

  据悉,驻马店市的农机专家们表示,将联合豫南、豫西、豫东的有关农机推广部门,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以期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首席记者李钊通讯员李凯文图

Copyright ©2015-2020 福建体彩网【真.138】 版权所有 福建体彩网保留一切权力!